東野秀毅

在上世纪的沉睡中嬉笑着呢喃

我知道因为某些原因,喜欢研究或喜欢恶搞日本的人非常少。我总是认为如果我转向苏联或纳德能更受欢迎,但这样就失去了乐趣,不是吗

如何饲养一只10CM东条

首先你收到的是一个小包裹,里面有10CM高的东条和一件大将服(已穿戴),一件和服,一件上等兵军服,如果把他身上的大将军服在他睡觉时更换成上等兵军服现后他会拿着小本记仇(初始好感度-10)
好感值随时间的推移逐渐增长,每一个月增长2点
他喜欢能够实战的军械,给他十挺微型机枪他能玩上一下午(玩梗)并让好感度随机增加1-3点不等。什么?不用担心你惹到他他会用微型枪打你,微型枪里装的是橡胶弹,并且众所周知这家伙的枪法并不好。
他的自尊心很重,请在饲养时多夸一夸他(好感度+1)有时候夸他上司似乎比夸他还能提高他的好感值(好感度+1~5随机)不能质疑他的能力和他的天皇陛下,不然会一次性减5点好感度。
他喜欢吃大米饭和大酱汤,可以适量投喂清酒。(好感度+1)
至于住所把它放到垃圾桶旁边即可(划去)他喜欢能随时联系军队的住所,尽管你可能满足不了他这个需要,但是你可以给他配一部能够联系到军部的小电话。
初定年龄是20岁,随着您的饲养头部会逐渐脱毛。你可以购买我们霓虹平成坑死人公司的育毛样本,但是我们公司不为它的有效做担保。
有时候爱心脏疼,请不必担心,因为他的心脏究竟长哪儿他也不知道(划掉)但是他难受的厉害了请带他去看医生。在看医生时务必把他的眼镜摘下来,一旦被人认出来他可就糟了。
就医成功好感度+10
有时候你会看见他穿着印着天闹黑卡头像的胖次担心,这是他缺爱的表现。快把你家dog拉斯带来,他们能相处的非常愉快
如果你想看有爱和谐的组合,请把他与我们公司的产品——永田铁山或是裕仁一起饲养。若你担心他的思春(什么?)我们公司还有胜子小姐可选择。如果你想看鸡飞狗跳的作死组合,dog拉斯是搭配的不二人选。
好感度上限200
初始好感度10
好感度<10,对你极端反感并认为你一定是他的仇敌,有几率在你看向他的时候将你放在桌子上的橡皮向你脸上砸。
好感度10~50间,将你看做普通民众,除非必要时否则对你爱答不理。会对你发号施令,动不动就会对你摆出"剃刀将军"的架势。你不要仗着自己身形大而对他进行强攻,这样会导致东条离家出走N天且音信全无。
好感度50~100,会将你看做普通同事,会对你进行基本的关心。这时他对你的态度仍然很冷,不过你可以放心的观察他的行动了。
好感度100~140,他会将你看做好朋友。此时此刻他才暴露出他的小缺点小毛病,比如把一天的行程事无巨细的写在他的手帐上,和你喝酒聊天时对你吹牛皮,并在喝醉后絮絮叨叨和你讲一堆他小时候的故事。如果他醉的实在要命,他也会抛下他严厉又腼腆的假象,向你高歌一曲《君之代》不过你要同时做好录音笔和耳塞两手准备。
好感度140~180,他会把你当做密友,会展露出他内心最脆弱最真实的一面。有心事会絮絮叨叨与你说,难受了会毫不介意的拽着你的衣角哭并不忘用你的衣角擦眼泪。你会发现他其实在坚硬的外壳下存在着一颗柔软的心。
好感度大于180小于200
???
目前除了我们公司的产品"永田""裕仁""胜子"外没人能获得此好感度值
若您真的有幸触碰到了这条界限,那么恭喜您,他会把您当成家人看待,请您务必好好对待他。

把我初二设定的孩子重新画了一遍
当时弄了个半中不洋的名字"烨.胡安"
(想想可能是"Yeah.Juan"?)
设定是三国瓜分波兰后的波兰海军

我当时设计的枪"海豹",底下那个像瞄准镜一样的东西可以发射火焰,并且可以随时随刻立在地上当手杖。(然而被吐槽像吸尘器)

外交部译员的闲谈

"你说,部长究竟想要干什么?"
"谁知道?或许他把荣誉看的过于重要"
窗外原本已经变小的雨被他的这句话激起,迅猛地砸到地上。
"他把自己的成果看的过分重要了,当然我们都知道,他是主张战争的。就算他把笑容扔给苏联外长再多,苏联外长又不是蠢货,他会接受我们的帝国外长那一套吗?"
"看苏联外长的举止,论花架子他比不过我们外长,但是他的眼睛可比我们的外长锐利多了。我们的外长也真是的,他明明不适合当这个职位,他最多也就是个……"
我们一同做出这句不能够说出口的话的口型
"元首的外交秘书"
雨越下越大,泡沫在水面上翻飞,似乎把一条鱼扔进这片雨帘,它都能够游动的像在海里一般自由
"但是他的外交政策快破产了,被元首的东线作战计划搞的。"
"不止是元首,你是没看见那天意大利外长齐亚诺阁下差点揪着我们帝国外长的领子,贴着他的耳朵对他吼着'德国只有依靠掠夺苏联才能生存'。说真的,如果我们帝国外长能够不那么偏心就好了。"
"何止不那么偏心,如果他肯将自己给予苏联外长的笑容分一小点给齐亚诺阁下,就足够让齐亚诺阁下受宠若惊。说真的,这很没道理。难不成我们帝国外长阁下认为他的荣誉只能来源于与苏联建立良好关系吗?"
雨如倾盆,无数的水柱从地面扑向天空,像微缩的喷泉,却比喷泉骇人的多。
"我觉得我们的外长阁下真的很可怜。他用自己的热情去浇灌那总是板着脸的冰,纸与条约又永远体会不到火焰的温度。"
"可怜什么呢?他怕是生了疯病。我们怎么可能和布尔什维克维持好关系呢?"
"是他的虚荣心在作怪"
"是他的虚荣心在作怪"

Lötsch(勒琴)
脸谱化
看三德子书时,明显感觉有些人被脸谱化。有些高级长官成了只会疯狂与暴怒的家伙。但是如此暴怒,夸张,虚荣与滑稽就容易让人猜测是不是真实如此,因为几乎不会有饭桶在三德子中心位置一站就是十年。